媒體聚焦|東岳客:又到菊黃酒熟時節

2021-10-26 15:26:33 瀏覽量:48 責任編輯:郭子琨

《人民日報》山東分社的微信公眾號“東岳客”開設專欄,定期推送集團員工、文旅作家趙峰的文學作品。

2021年10月24日,“東岳客”以《又到菊黃酒熟時節》為題,刊發趙峰關于趵突泉菊展的描寫與思考,如下為報道詳情——

每年一到這時節,濟南酒熟、蟹肥、菊黃。尤其菊,姚黃魏紫,最為扎眼,拉人。時下菊品種太多,看不迭,哪里一黃了得!僅說黃金甲,實屬掛一漏萬。在濟南待久了,懂得她的秋最有魅力,隨處一走,都溫馨的不行,常生許多意外感動。盡管濟南春天也萌得要命,但太悠忽,來不及細看就轉身而去。秋日則擺出各種姿勢,大大方方讓人看個夠。

能讓人待下來討生活的地方,得好玩,最好有一堆百看不厭的景和物才好。蒼白的地,經不住打量,一日看盡了,便成了厭倦,恨不能一日離開。好多地方蒙上蒼眷顧,滿是美景,一輩子都看不夠。要是稍待些時日,就難舍難分。濟南就是如此雋永,一個汩汩冒泉,水淋淋的城市。做濟南人,是個挺恣的事。

濟南泉多,現在花也多,春天玫瑰,夏日荷花,秋日菊花。佛慧山的菊花,是秋天的大美,當之無愧封為濟南八景之一。當陽光不再熱烈,溫情脈脈的時候,伴著一陣陣秋風,佛慧山的菊就陸續開了。找點空閑,或結伴,或獨行,去佛慧山看菊花。我和佛慧山緣分深,開荷花時就想菊花,像是期待一次初遇。等待很美好,心站起來翹首張望。

640?wx_fmt=jpeg

古人賞花,特別是有錢有閑又有名的,聚在一起肯定少不了酒。曠野這酒咋喝?不知道。如果不足夠狂放,不會像劉伶、向秀、阮籍、嵇康這些人,擎著酒壇子,毫無顧忌地狂飲。我以為多數名流,一定和陶淵明一樣,面向南,或置身山中,捻須輕吟,采菊籬下,悠然自得。南山是他精神世界,菊花是他不愿意與世俗合作,品格自潔的物證。

我始終覺得,喜歡菊乃至迷菊的人,心地多干凈,人也是可信的。佛慧山而今魅力十足,在遠處望一眼,就覺得心底澄明。佛慧山路旁,崖畔菊花開得到處都是,走著看著這些肆意的生命,一點委屈也沒有的開,生出不少感動。我多是個人進山,獨行的妙處不可言表,是熱鬧無法理解的。佛慧山歷經近年整修,登山極度便利,橫在黃石崖和佛慧山之間,有好幾條棧道,賞看蓬勃濟南,這是最佳視角。新北大門建得大氣漂亮,一掃往日的逼仄還有蓬頭垢面。走向美和善的入口,只有如此才和佛慧山匹配。

640?wx_fmt=jpeg

走一遭佛慧山,看夠欣欣向榮,轉身到趵突泉去看菊展。菊展是豐盛菊花宴席,不看遺憾,見識菊的千姿百態只能在菊展上。菊展是濟南文化傳統,一辦就是幾十年。泉邊、樹下,菊盈滿園子各個角落,成了花市。佛慧山的菊花野性,屬陽,趵突泉的菊多是陰柔。野外的菊廋,居室的菊肥。李清照的“黃花廋”肯定是盆栽菊。

640?wx_fmt=png

登山看菊,入園賞菊,感受大不同。有時心生良多感慨,環境不一,卻都能燦爛。這千奇百怪造型,不知要費多少心血?這需要閑情逸致。今年濟南得天助,趵突泉涌得近乎瘋狂,開出那么大朵水花,花團錦簇。日子只有過得富足、舒心,才會侍弄花草??椿ㄟ@幾年我沒間斷過,最欣慰的是,在園林工作期間,還組織過不少次“佛山賞菊”“趵突詠菊”詩歌朗誦會。

640?wx_fmt=jpeg

古時賞花者都是達官貴人,文人墨客,今天主流卻是尋常百姓。

前幾天就忍不住問花展時間,第一泉的朋友回我:下周!我有些迫不及待了。而今濟南成了花都,春日玫瑰香四溢,充滿浪漫情調;夏日荷花別樣紅,并蒂開放;秋日菊花閃亮登場,濟南品格本如此,如菊。

2021年10月21日

趙峰簡介

640?wx_fmt=jpeg

趙峰,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,山東平陰東阿鎮人。自幼迷戀寫作,現就職于濟南文旅集團。先后出版有散文集《就那么回事》《謀生紀事》《你是我的好朋友》等?!冻加吃诶讼由稀贰痘炜陲埑浴芬布磳⑴c讀者見面。中國民主促進會會員,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,濟南市作家協會原主席團成員。

久久亚洲精品无码观看不卡